原油期货上市满“周岁” 破解产业避险难题

  在中国原油期货合约首批交易单位中,振华石油名列其一。据了解,该公司原油、成品油年贸易量6500多万吨,年销售收入超千亿元。目前已建立从海外油气田勘探、开发生产,到国际石油贸易、仓储运输、石油炼化的产业链。

  2018年7月底,振华石油贸易团队注意到,受国内宏观因素及国际地缘局势影响,中国原油期货价格已从跟随国际主流期货,逐步走出一波相对独立的行情,中国原油期货价格相比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出现了一定溢价。如果此时从国际原油市场采购原油,并在国内进行交割,将实现无风险盈利。

  “这时候,我们通过集团内部整个石化产业链相互协同配合,首先解决了实货的问题,紧接着通过相关业务人员连续一周盯盘,终于找到了建仓的最佳时机。在此过程中,公司还锁定了外汇敞口,确保全流程无敞口风险。在此后的船运、装卸等过程中,公司克服了天气、时间等多重困难,顺利完成了中国原油期货的首次交割,为业务走通全流程进行了积极探索。”振华石油相关负责人表示。

  随着国内外原油期货参与主体的增加,原油现货的竞争格局会逐渐发生变化。对于地炼企业来说,关注和参与上海原油期货交易也是非常有必要的。京博石化作为上期所沥青期货指定交割仓库和指定交割品牌,在一年来的参与中深刻地感受到了金融与实体产业的密切关系。

  京博石化相关负责人指出,公司主要通过两大方式参与上海原油期货。第一是库存保值(以卖空保值为主),之前主要选择布伦特或WTI原油标的,但从市场和定价机制来说,它们无法有效代表国内炼厂真实需求,目前公司库存保值倾向于选择上海原油期货。第二是产能套保(锁定裂解价差),之前主要通过“买入纽约NYMEX的WTI原油期货合约+卖出上期所的沥青期货合约”操作,以便在沥青裂解价差高位区间锁定利润,上海原油期货增加了公司的产能套保操作渠道,且它与沥青期货都是国内上市品种,相关性较高,且交易时间一致性高,能够防范外盘操作中的时间敞口风险。

  “随着上海原油期货的发展和成熟,国内的原油生产企业、炼厂等加工企业以及最终用户会逐渐以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基准进行效益测算,进而通过参与上海原油期货进行相应的保值操作来锁定成本或利润。”中联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原油期货上市之后,整个中石油系统都很重视,密切关注合约的流动性、市场反应以及与WTI、布伦特的联动关系,并进行阶段总结,为后续探讨采用国内原油期货进行上下游产品定价或保值打基础。

  据了解,在2018年3月26日原油期货上市当日,中联油参与了集合竞价,并成功完成了中石油的首单交易,是原油期货首批交易的企业之一。截至目前,中联油已在原油期货多个合约上进行了交易,并参与了多次交割。